悉尼的住房问题 增加供应也难解决 负担能力还是主要问题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议会针对悉尼的住房危机进行质询调查,议会获悉:增加房产供应体量并不能解决悉尼住房负担能力危机,待售房屋数量的增加对悉尼虚高房价的影响甚微。

悉尼的住房问题 增加供应也难解决 负担能力还是主要问题

澳洲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同天公布报告,显示澳洲年轻人及低收入人群住房拥有率进一步下滑。报告指出,解决悉尼住房危机,最佳办法是增加与CBD 距离10千米至35千米范围城区的排屋及中密度公寓供应。

但是,部分行业评论家认为增加房产供应并不足以解决危机。

悉尼的住房问题 增加供应也难解决 负担能力还是主要问题

新南威尔士避难所Shelter NSW的法勒Adam Farrar在议会质询中表示,刺激房产供应也难以“挽救泰坦尼克沉没”。新南威尔士住房交付数量破纪录,但对住房负担能力危机丝毫不起作用。

法勒表示,增加住房供应将需要一段时间来影响价格,但预计会看到“比我们更大的影响”。

他补充说,在中环的郊区,用新公寓取代旧房子也可能会适得其反,推高房价。

他表示:“大多数公寓都是在成本最高的地区交付的。当我们想到悉尼的形状和致密化的时候,正是这种更新推动了市场的发展。”

“它还将现有的经济适用房从市场上撤出,因为更新基本上是把老年人的负担能力降低了。”

根据房产研究机构CoreLogic最新数据,悉尼房价自去年9月份起小幅下滑,去年第4季度房产中位价下跌近1.3%。而在过去3个月里,悉尼房产中位价跌幅为2.4%。尽管房价出现下滑,目前悉尼房产中位价仍高达88万澳元。独立住宅中位价达104万澳元,比墨尔本高出20万澳元。

悉尼的住房问题 增加供应也难解决 负担能力还是主要问题

法勒认为房产供应增加对房价产生的影响还需一定时间才能显现,但是将中环城区老旧房产拆除、改建新公寓的做法可能会适得其反,进一步推高房价。目前,大部分公寓供应都出现在高房价区域,如果考虑到悉尼的地理状况及人口密度分布,这类改造项目将推动市场增长。与此同时,老旧房产被拆,意味着现有可负担房产进一步从市场消失。

在议会质询中,新南威尔士州长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为政府控制住房危机做出的努力进行辩护,指出削减首次置业者房产印花税效果明显。

悉尼的住房问题 增加供应也难解决 负担能力还是主要问题

据悉,格拉顿研究所报告认为悉尼新建房屋供应速度赶不上新移民需求,提出一系列颇具争议的建议,包括削减资本增值税优惠,废除负扣税和征收土地税等等。

在一系列有争议的建议中,住房负担能力:重新构建澳大利亚之梦的报告建议大幅削减资本利得税,废除负扣税和征收土地税。

“随着移民数量在2006年左右大幅增加,澳大利亚的人口每年增长约35万,而不是前10年的22万。”

报告称:“住宅建设与人口增长并不匹配,尤其是在新南威尔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