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新西兰大选:为什么住房危机没能掀起风浪?

 

住房问题在大选中充当了“房间里的大象”的角色:虽然大家都知道它在那儿,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闭嘴。

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 国家党的经济成就一直存在一个软肋:住房问题。

盘点新西兰大选:为什么住房危机没能掀起风浪?

国家党执政的这九年,虽然实现了贸易繁荣和经济增长,但住房的可负担性急剧恶化,奥克兰已成为全球房价最高企的城市之一。人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在今年大选中,工党会把这个话题扔出来撼动国家党的经济基础。

然而没有。整个竞选过程中,住房问题获得的“上镜时间”少到可怜;大选前最后一场辩论它甚至直接“缺席”。是人们已经不关心这个问题了吗?还是它得到了奇迹般的解决?

根据新西兰房产研究所数据,奥克兰最新房价中位数是84万纽币。对25-29岁年轻家庭来说,房价是家庭年收入的10倍;对35-39岁中生代家庭来说,房价是家庭年收入的8倍。首次置业家庭需要每月将收入的42.6%用于还贷。过去四年奥克兰房价涨幅远超工资涨幅,这意味着收入在房价面前节节败退,购房人的还贷能力不是在变好而是在变糟。

盘点新西兰大选:为什么住房危机没能掀起风浪?

这些数字本来可以成为工党向国家党发起进攻的“弹药”——如果工党没有忘乎所以的推出税改计划的话。

回顾这场一波三折的大选,工党最神来的一笔是在离大选还有七周的时候用Jacinda Ardern走马换将Andrew Little,最大的昏招则是提出了一揽子加税计划。要知道“美女党魁”可是凭一己之力就把工党拉出了支持率的深渊,在选前两周甚至实现了对国家党的民调反超。但加税计划完全冲抵了她的正效应:缺乏细则的加税激起选民本能的反感,“甩锅”给专家小组又显得不负责任,更不要说其中包括了争议极大的资本利得税和水资源税。

国家党完美把握到了机会——立刻投放“连放屁都要征税”的竞选广告、发表“不作工党提款机”言论、由竞选经理出面渲染“工党财政预算黑洞”,可以清楚看到双方位置发生了逆转:作为在野党的工党本该是进攻方,结果在“预算黑洞论”后反而变成了防守方!Ardern和工党需要不厌其烦的解释政策细节、制作澄清广告、直到改变立场推迟税改……可以说,是工党“理念先行”的竞选策略打乱了大选阵脚,住房问题则是充当了竞选策略的可怜“炮灰”。

盘点新西兰大选:为什么住房危机没能掀起风浪?

本届新西兰大选让住房“坐冷板凳”的另一个原因,是住房问题本身的复杂性。新西兰住房供给和需求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新建住房如果跟不上人口增长,房价就会体现为买方市场。今年八月新西兰的净移民数为72072人,几乎相当于全国人口的1.5%。新移民一旦在新西兰落地生根,就会产生购房/租房的刚性需求,可见住房问题是和移民政策挂钩的,但两党在控制移民上已经基本达成了共识。在备受关注的房价问题上,业主担心的是房价下跌,首次置业者害怕的是房价上涨,当两个群体都拥有投票权时,无论工党还是国家党都难以厚此薄彼。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辩论当English问到Ardern是不是希望房价下跌时,Ardern只能含糊略过的原因。既然大家都无法提出立竿见影的方案,那么只能心照不宣的闭嘴。

盘点新西兰大选:为什么住房危机没能掀起风浪?

不提住房问题,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了。目前很可能“四连庄”的国家党获得了一次“缓刑”机会:它要向投票给它的46%选民证明,未来三年政府有能力改善住房问题,否则最“深蓝”的选民在未来都会用脚投票——因为选民的子女终会长大,年轻人总有一天会加入购房大军,面对和今天相同的问题。

始发于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