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没有给出任何让新西兰储备银行改变官方现金利率的信号,新西兰已经多年来都在零通胀的边缘徘徊。

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新西兰先驱报消息,根据新西兰统计局的最新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住房成本增加了3.1%。由于住房相关价格的推动,新西兰第二季度的通胀率与央行预测一致,但略低于经济学家预期。

截止6月30日的最新年度CPI为1.5%,最近一个季度的CPI为0.4%。彭博社调查显示,之前13位经济学家的季度CPI预测为0.5%,年度CPI预测为1.6%。

新西兰储备银行的货币政策目标之一是让年度通胀率保持在1%-3%之间,中期目标是让通胀处于中数位置2%。然而新西兰多年来都在零通胀边缘徘徊,为此官方现金利率OCR不得不降低到史上最低水平1.75%。

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一种结论表示,季度通胀的最大推手是住房相关价格。上季度住房租金上涨0.8%,折合成全年涨幅即2.5%。而住房能源价格(电力、天然气和固态燃料等)季度上涨1.6%,相当于全年上涨2.8%。住房保险季度上涨4%,全年涨幅为18%。地税和相关服务价格要到本季度结束才会纳入统计。

上季度的燃油价格上涨3.2%,全年涨幅为10.5%。燃油价格也是推动CPI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较高的燃油价格很可能被二手车价格的下跌所抵销。二手车价格在最近一个季度下跌了.3%,二手车价格下跌主要是因为经销商希望削减库存。

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最近一个季度的食品价格上涨0.8%,水果和蔬菜价格上涨3.1%。拖累价格增长的最大类别是电视订阅费用和视听娱乐设备价格,前者下跌了7.2%,后者下跌了15%。

澳新银行ANZ的高级宏观策略师Phil Borkin说,统计局的数据没有给出任何让储备银行改变官方现金利率的信号。ANZ预计储备银行会将OCR维持到2019年11月。

而由住房问题导致的奥克兰建房热,除了对居民生活水平及通货膨胀方面的影响,另一方面对于大众关注的移民问题也有巨大的关联,在2018年上半年,建房热就已吸引了相当的一部分移民。

在过去的12个月里,奥克兰市议会发放的资源许可达到12,274个,这意味着奥克兰将面临自2004年以来的建筑狂潮,但住房紧缺现象仍在恶化中。

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奥克兰的住房建设正处在创记录的高位,强劲增长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根据奥克兰市议会统计,5月市议会共发放了1,530个住房资源许可,这是历年5月的最高记录。三个大型公寓项目和一个养老院计划做出最大贡献,一共占了562个居住单位。

奥克兰市议会首席经济学家David Norman表示,今年4月的数据已经非常高,5月继续保持高位是出人意料的。

46%的住房资源许可是独栋住房,27%是公寓,剩下的是联排别墅、养老院和其他类型房屋。

尽管资源许可并不意味着最终会落实,但5月已建成的住房数量也创造了全年记录:1,364套。

月度数据由于会纳入偶尔的大型公寓项目而处在波动中,但过去12个月市议会发放的资源许可达到12274个,这意味着奥克兰将面临自2004年以来的建筑狂潮。

新西兰的住房相关问题会将成为拉动通胀及影响移民的首要原因吗?

只是资源发放和住房竣工的当前水平仍然无法阻止住房紧缺现象恶化。超级城市在住房上仍存在4.5万套缺口,预计未来二十年需要每年建造1.4万套住房,才能迎合人口增长水平。

根据统计局数字,截止今年5月的一年里奥克兰已经新增了33,695名国际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