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亦或是财务顾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否决海航收购案细节

 

根据披露的文件,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OIO否决海航计划的更主要原因是担心其杠杆收购的偿债能力。海航“驱蛇吞象”的收购方式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担忧。

排外亦或是财务顾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否决海航收购案细节

新西兰先驱报报道在2017年12月20日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OIO)否决了中国海航集团对新西兰最大金融公司UDC的收购计划。根据1982年《官方信息法》,关于该案件的更多细节在本周得到了披露。

排外亦或是财务顾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否决海航收购案细节

UDC金融是澳大利亚银行ANZ在新西兰的全资子公司,主要提供本地汽车贷款服务和对车队、重型设备提供融资。去年1月海航提出以6.6亿纽币价格收购UDC,但该交易最终被OIO否决。OIO在公开声明中称,否决海航收购的原因是因为其模糊的所有权结构,OIO无法确定海航的新西兰子公司由哪个外国人拥有和控制,因此不能批准该交易。新西兰副总理Winston Peters以海航收购案作为例子,称政府应该限制海外买家购买新西兰的核心资产。

但根据最新披露的文件,OIO否决海航收购计划的更主要原因是担心其杠杆收购模式和偿债能力不足。

杠杆收购是海航最擅长的海外并购方式。海航自己只出小部分的钱,大部分的钱来自银行贷款、股权质押、机构借款和发行公司债,从而实现以小撬大的效果。海航通过杠杆收购在全球范围买买买,进行着眼花缭乱的资本市场布局。比较知名的案例包括:

排外亦或是财务顾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否决海航收购案细节

– 2011年12月以10.5亿美元收购GE SEACO集装箱租赁公司;

– 2013年2月以2.34亿欧元收购西班牙NH酒店集团;

-2013年7月全资收购通用旗下TIP拖车租赁公司,TIP也是被海航用来收购UDC的子公司;

-2015年8月购买英国路透社总部大楼;

-2016年2月以60亿美元收购美国IT分销商英迈国际;

-2016年10月以6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集团25%股权;

-2017年2月入股德意志银行,两次增持成为德意志银行最大股东。

航空公司、物流企业、酒店、办公楼、银行……海航从2010年至今进行了超过40宗跨境并购交易,并购总额超过500亿美元。巨额并购交易带来现金流的紧张,由于是举债收购,还给资产负债率形成了压力。市场对海航扩张模式的担忧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一点得到了OIO文件证实:

– 2017年9月8日,OIO对TIP海航收购方案提出质疑,原因是申请书中未披露海航的巨额质押股权;

– 2017年10月8日,海航补充了关于股权质押的说明,称股权质押本身只是作为预防违约的手段,本身不为并购提供融资;

– 2017年12月18日,就在并购被否决的前两天,海航还在提供更多关于股权质押的细节,称与银行达成的融资安排是正常商业行为。

排外亦或是财务顾虑?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否决海航收购案细节

但OIO在驳回理由中指出:

一、海航及关联公司的高负债水平,让OIO有理由对海航未披露的股权质押计划感到担忧;

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BRC)和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正在对银行的并购贷款和跨境业务风险进行排查,海航同时出现在两家监管机构的名单上。OIO担心海航的风险暴露可能给中国和香港的金融体系带来风险;(注:海航回应称并未被正式调查)

三、OIO在和海航子公司TIP进行交流后,无法确认海航的债务水平。但标准普尔在2017年11月已经将海航集团的风险评级调降至B级(也就是垃圾债级别),因此OIO有理由认为海航尽管有可能清偿债务,但偿债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任何宏观环境、商业周期或财务状况的变化都可能给集团的偿债能力或偿债意愿带来负面影响。

海航的负债预计在1000亿美元以上,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四大国有银行。

海航没有寻求推翻OIO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