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 | AiEAC 您的智能海外房产投资助理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有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英国的千禧一代需要开始面临着终身租房的问题了,而同样的问题全球范围内的其他国家是如何应对的呢?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德国

在德国南部城市奥格斯堡Augsburg的前纺织区,35岁的学校教师马修·罗宾逊Matthew Robinson和他的妻子卡洛琳Karoline和两个刚学走路的女儿住在一套三间房的公寓里,阳台几乎覆盖了公寓的整个长度。它俯瞰着以前的砖厂,把旧建筑转变成了新的公寓,附近有一个公园和一条小溪,马修骑车上班。80平方米的公寓空间仅仅需要每月的租金€1090欧元(£948英镑),包含€780欧元年净租金,€200欧元的设施管理费用,€60欧元车库停车位费用和€50欧元的公用内部厨房。

“我以前在英国租过房子,在那里我总觉得是为了让房东开心才能获得符合我自己的利益,如果有人抱怨我可能会被扫地出门。在这里我们感觉更安全了,”这位英国出生的德国公民说。“当我们的女儿出生的时候,我们的房东给我们寄了一份礼物,在圣诞节时也没有忘记我们,他马上就把需要修理的东西整理好了。我觉得他想让我们开心,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德国的法律不允许他们的房东(一位警探),随心所欲地摆脱作为租客的他们,即使他想这样做,对于提高租金,房东也会受到法律的限制,他们对租房的态度非常的满意——大多数德国人都倾向于这么做,但一旦孩子们离开家,他们通常会缩减居住规模,而当与工资相关的养老金被不得不用来支付月供时,罗宾森夫妇也承认,他们希望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房子。但就目前而言,就像过去8年的情况一样,租房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安全、划算的选择。

对于大多数德国人来说,这仍然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在欧洲的房屋拥有者名单中垫底,只有46%的家庭拥有自己的房子。人们更喜欢租房,原因有很多,从历史到文化和经济。战时轰炸摧毁了德国城镇约20%的居民区,与此同时,来自前德意志帝国东部地区的难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他们涌入了这个国家,在1950年,那里的生活空间急剧减少。

从文化上来说,没有什么比在其他国家更能拥有自己的动力了。银行不帮助不能承担房贷的人,除非他们能够提供20%购买价格的首付,最重要的是还有别的一些附加成本,如过高的房地产经纪人的费用(通常为7.14%)和高达6.5%的印花税,这些无助于吸引人们去购买房产。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在德国,租客们感到非常安全,因为他们知道法律比房东更可靠,更会保护自己。然而,近年来,许多德国城市的房租飞涨——通常是由在柏林和慕尼黑等城市经历的大量由外国买家推动的房地产热潮所推动的——导致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不满情绪,引发了最近席卷全德的街头抗议浪潮。

然而,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人的租金花费与收入所占的比例仍然相对较低——慕尼黑的25%,柏林的21%,科隆和法兰克福的21%,而全德国的平均水平是27%。与伦敦、华沙、马德里或罗马相比,这一比例超过了40%。专家们认为,尽管这种情况依然存在,但在德国,很少有人会有购买房产的动机。

西班牙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西班牙是在传统上拥有很高的居民住房拥有率的国家,在2008年,当西班牙建筑业繁荣结束,泡沫破灭的时候,西班牙的居民住房拥有率约为80%,而它现在已经回落到78%,但随着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房屋抵押贷款难以获得,居民住房拥有率很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租赁和租金的上涨是不可避免的结果。租金被租赁需求推高,但也被Airbnb和其他度假租赁平台推高。根据西班牙房地产平台Idealista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巴塞罗那的房租已经上涨了55%(在马德里是23%)。

租赁合同一般是一到三年,之后可以终止或续签,租金重新协商,那些可追溯到佛朗哥时代的租金管制公寓大多已经消失。在旅游区,越来越多的房东开始要求过高的提升房租,用以迫使租户们离开,这样他们就可以把公寓变成利润丰厚的度假别墅。一个月€1000欧元租金的公寓可以作为度假租赁而获得五倍的收入。由于租赁方不愿协商租赁条款,驱逐房客也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爱尔兰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在爱尔兰都柏林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和租金飞涨的情况下,政府对房地产及租赁市场价格的控制在2017年初开始实施。“租金可预测性措施”的上限为三年,每年增长4%。但是,一年后,租金管制几乎没起到任何作用,房价及租金并没有停止上涨。根据爱尔兰网络媒体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在都柏林租金上涨了10.4%,爱尔兰北部地区城市租金每月平均£1476英镑,在南方城市£1675英镑,现在已经大大高于伦敦的平均水平了(£1276英镑)。

与英国一样,高存款和高房价以及严格的贷款规定,正将房屋所有权变成许多年轻爱尔兰居民的遥远梦想,尤其是在他们的首都。1991年,爱尔兰住房拥有率达到了80.1%的峰值,但现在已经降到了70%以下。自2007-08年的经济危机以来,住房危机不断恶化,住房建设也越来越少,住房问题已成为爱尔兰政治议程的首要议题。在新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中,绝望的排队现象比比皆是,而就在两周前,超过1万人在首都都柏林要求对住房采取行动。

美国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美国的租金控制和租赁保护是在州一级决定的。在美国的几十个州里,依照保守的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推动的法律,如伊利诺斯州1997年的《房屋租赁控制优先法案》Illinois’ 1997 Rent Control Preemption Act,禁止市政当局通过法律来限定租赁。上个月,在芝加哥举行的取消租赁管制的咨询公投获得了77%的通过。“解除禁令”联盟表示,三分之一的芝加哥家庭无法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房,最低工资的工人每周必须工作106个小时,以支付在城市居住的平均租金。

在美国的其他地方,纽约的房屋租赁管制历史最长。这座城市有超过100万套公寓是根据一套复杂的法律程序进行的租赁管制的。很小的数字的住宅拥有完全的租赁控制,租金大大低于商业水平。绝大多数人喜欢租赁稳定,由租赁指导委员会the Rent Guidelines Board控制。它冻结了2015年和2016年的租金,但在2017年投票允许房东上涨2%。

美国的住房拥有率一直在下降,与许多发达国家的情况相同。它在2004年达到了69.2%的峰值,然后在2016年跌至62.9%,尽管从那时起它已经温和地恢复了。

法国

对于租房生活的问题 除了英国其他各国居民是如何比较的

比起英国,法国的租客们从更严格的房东管控那里得到了好处。无家具住房的租金只允许通过一种叫做IRL的指数来增加。今年它的年增长率为0.51%,在2015年和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接近于零。任何人租用一间无家具的住宅,其主要居所在三年之后以自动续期的方式给予最低三年租期,或如果他们想离开,必须提前三个月通知。如果房东要求房客离开,他们必须至少提前六个月通知他们。房东也必须给予房客优先购买权,如果房东他们愿意出售的话。

更重要的是,在冬季,驱逐房客是被禁止的。一项名为“冬季休战”的规定从11月1日起持续5个月,房东不允许以任何理由驱逐房客。这是一项人道主义措施,但也意味着驱逐行动只能在来年的4月1日以后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