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据澳大利亚领域集团Domain报道,今天公布的一份新报告指出,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三市的内城租金和房价一样难以负担,住在这些地区的租户需将收入的近一半用于交房租。

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澳洲最大的非政府社会住房提供商之一 Compass Housing Services发布了《澳洲住房收入差距报告》(Australian Housing Income Gap Report)。报告指出,住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三市内城的租户,需将收入的近一半用于缴纳房租。住在三市其它地区的租户,每周也需要将收入的30%以上用于交房租,他们被认为面临着住房压力。

以在内城租住一套3卧独立屋为例,墨尔本租户每周需多赚968澳元,或每年多赚50,336澳元,才不会面临住房压力。这意味着,他们的年收入至少需要达到13万澳元。

悉尼租户情况则更糟糕。每周需要多赚1503澳元,或每年多赚78,139,才不会面临住房压力,相当于年收入至少需要达到172,467澳元。

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布里斯班的情况也不理想。租户每年需多赚17,299 澳元,即年收入至少达到94,987澳元。

Compass Housing的发言人肯尼迪Martin Kennedy表示,这样的租金水平超过中等收入者的负担范围,如教师、护士、会计等。为了找到租金较可负担的住宅,租户需住到离CBD越来越远的地方。

他指出,在悉尼、墨尔本或布里斯班,为了避开住房压力,一些租户会选择到与市中心有相当远距离的地方居住,或者租价格较可负担的单卧公寓。但这两种方式对于一些租户来说不太实际,他们只能选择承受住房压力。这种情况也对人们的生活水平产生影响。居民为了减轻住房压力,只能节省其它基本生活开支,例如食物、保险、儿童保育的费用等。

肯尼迪表示,这些发现显示出澳洲更广泛住房危机中的部分问题。

据悉,《澳洲住房收入差距报告》还列出了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租金最可负担和最难负担的地区:

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三市的内城租金和房价一样难以负担,租户需将收入的近一半用于交房租。

墨尔本

房租最难负担城区:

布莱顿(Brighton):44%(居民收入中用于缴纳房租的比例,下同)

墨尔本港(Port Melbourne):38%

莫宁顿(Mornington):37%

卡尔顿北(Carlton North):37%

汉普顿(Hampton):36%

最可负担城区:

梅尔顿(Melton):21%

丹顿农(Dandenong):22%

圣奥尔本斯(St Albans):22%

阳光区(Sunshine):22%

诺贝尔公园(Noble Park):22%

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悉尼

房租最难负担城区的地区:

拜伦(Byron):48%(不在城市,但报告中租金最贵。)

沃拉拉(Woollahra):44%

威弗利(Waverley):41%

北部海滩(Northern Beaches):37%

猎人山(Hunters Hill):36%

库灵盖(Ku-ring-gai):36%

凯马(Kiama):36%

最可负担地区:

坎贝尔敦(Campbelltown):23%

蓝山(Blue Mountains):23%

彭里斯(Penrith):23%

费尔菲尔德(Fairfield):24%

霍克斯伯里(Hawkesbury):24%

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被迫面临租金压力 最新报告强调了收入差距

大布里斯班:

房租最难负担区:

伊顿山(Eatons Hill):39%

露营山(Camp Mountain):38%

奥尔巴尼溪(lbany Creek):35%

布尼亚(Bunya):35%

布鲁克菲尔德(Brookfield):35%

最可负担的区:

科塞姆德罗(Coochiemudlo):17%

邓维奇(Dunwich):18%

纳森(Nathan):22%

罗斯伍德(Rosewood):22%

丁莫尔(Dinmore)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