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 | AiEAC 您的智能海外房产投资助理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现在英国迫切的需要在房屋租赁市场进行租赁管制来防止住客们因为高额的租金提升而迫退房。 但是保守党已经和自由市场结合在一起,它不会让它的地主和房东朋友失望。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如果你想看到事实行动上的不和谐,那么就应该看看英国的保守党试着制定的大众住房政策,保守党是不能违背其对开发商,房东或者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忠诚。多年来,来自整个住房部门的专家呼吁对投资社会保障性住房和私人租赁行业应当进行适当管理,所以完全可以预见,这会是特蕾莎100亿英镑房地产推动帮助购买的旗舰政策的表现形式。经过了这不到半年的实施,现在可能将会继续有一些投资住房建设的举措 – 尽管是与大公司合作 – 但问题仍然是保守派并不愿意面对英国“巨大住房灾难”的真正起源。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这种明显的根本原因却被无法理解,是历届英国政府的一种倾向。 1989年,玛格丽特·撒切尔政府(Margaret Thatcher)完成了对私人租赁部门的放松管制,当时的房屋部长乔治·杨爵士(Sir George Young)认为,一些租户可能会因租金管制解除后不可避免的因为租金的上涨而挣扎。 “如果人们不能支付得起这个市场指导的租金,”杨爵士说,“住房利益将承受巨大压力。”

在快进入到2010年的时候,联合政府决定限制住房补贴,因为私人租赁部门的支出严重“失控”。 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政府中并没有人提到过需要放松管制,但是对于任何了解历史的人来说,这种联系是明确的:私人租赁市场的租户因为撒切尔改革的后果而遭受惩罚。

杰里米·柯宾(Jeremy Corbyn)宣布劳工党将重新实行某种形式的租金管制,并对业主们警告说,这样的举动对于租户来说无疑将会是一场“灾难”。 房东常常声称他们是为了租户的最佳利益而行事的,但租户们的认同声却更难以找到。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曾经的一个被驱逐的租客甘尼塔Gunita——失去了当地市政厅的被安置权。现在,她的情况是数以百万计的低收入私人租房者的典型表现,他们发现自己在不安全的工作,惩罚性的福利制度和与收入完全不同步的租金之间被重重的积压。在勘堪地避免了成为街道上的无家可归者之后,甘尼塔设法以每月1040英镑的当地住房补贴率找到一个开间公寓。这个所谓的开间本质上是群租房里的一个房间,被分为四个单元。甘尼塔大门上的锁已经完全不能用了,电表也被非法重新连线,但房东每月从群租房的租金中赚取了4000英镑以上。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加尼塔去年一直在工作,这主要是由于她在清洁承包商那里得到的工作的并不保靠。尽管房屋补贴支付了大部分的房租,但是她的工资却还是不够。这通常会使她每周有大约只能花30英镑在食物,旅行和其他的账单上。

对于像加尼塔这样的人来说,较低的租金可以通过将可支配收入释放到最低生活支出以外的东西来显著提高她的生活质量。社会团体Generation Rent认为,住房租金不应超过平均收入的30%,并建议可以根据议会税区设置进行管制,把房租的租金最高限制在年度地区月租金的50%,这样租客们的收入就会更加符合人们的基本收入线。例如,像克罗伊登(Croydon)这样的伦敦自治市镇,地区年度月平均租金为780英镑意味着每月租金上限为390英镑。房东仍然可以选择收取更高的租金,但是选择这样做的人将会被收取50%的附加费。这笔钱可以进入一个循环住房基金。

通常那些反对进行租金管制观点的声音是这样会扼杀投资并减少租赁房屋供给。在英国,反对者经常指出,在放松管制之前,英国有一个相对较小的私人租赁市场。这确实如此:在1981年的伦敦,这个市场只占16.6%。但这主要是因为大部分人都可以买得起房子,或者可以买政府福利住房,所以人们对私人租赁房产的需求不大。但这种需求会不得不人为地产生,主要是因为那些有钱的投资者,而当然不会是对于国家或者租户。

为什么梅姨的承诺 并不能完全解决英国现行住房危机

自从放松了对租赁市场的管制,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解除租金管制改善了住房供应或标准。在像伦敦这样的城市,在投机和社会住房被大量消耗的综合作用下,高端物业供过于求,低端及保障性住宅长期短缺,为冈尼塔这样的租户的荒诞的租赁生活创造了完美的条件。

很明显,英国需要在社会住房方面进行大量投资,但不管现在可能会宣布什么,需要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建设能够对房价产生连锁反应的住宅房屋数量。与此同时,有多种租赁管制模式被证明在其他国家已经能够建立更安全,可承受的和可持续的租赁市场。采用上述Generation Rent提出的模式将会改善数以百万计的租户在这里和现在的生活。

事实是,英国的住房危机不仅仅是一个供求问题,而是通过房产关系复制了阶级不平等。也许削减现行制度的前景会有些令人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