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 | AiEAC 您的智能海外房产投资助理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新西兰网络媒体Stuff报道称新西兰智库机构New Zealand Initiative首席经济学家Eric Crampton认为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举措相当糟糕,未来将面临窘况,政府尴尬。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在竞选期间,新西兰工党表示他们将阻止外国投机者干预新西兰房地产市场,并推高了新西兰人Kiwis的住房成本。

根据《海外投资法》对”敏感土地”的定义,将把所有住宅用地纳入其中。这比你想象的更糟糕。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首先,该法案并不局限于“海外”人士。如果是持工签在新西兰生活的,那么也就被包括其中。如果作为永久居民在新西兰生活,但经常往返新西兰和海外,也同样可能会被涵盖,这取决于在新西兰呆的时间长短。

一位医生持工签从伦敦来到Greymouth开一个普通诊所是不能买房的,如果她打算在住宅用地的房子里营业也是困难的。

一个退休的新西兰永久居民如果在国外呆了太长时间,将被禁止置换小户型,他必须每年在新西兰至少呆上183天。

或者想象一个永久居民,他在新西兰有自己的生活并正在养育一个家庭,但由于父母紧急的健康问题,不得不赶回加拿大(举例)。如果他在国外呆了183天照顾父母,那么明年就失去了在新西兰买房的权利。

而且这项禁令不仅限于发生住房危机的地方。如果一个外国学生在南方理工学院(Souther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取得了一个技能短缺性学位,她可能获得工签,但无法在Invercargill买房。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让他们跨国海外投资办的障碍听起来可能是合理的,但这是无稽之谈。想想一下,如果我们在想搬到奥克兰居住的其他新西兰人面前设置同样的障碍。从Invercargill搬到奥克兰的人给住房市场带来的压力比任何从海外搬到Southland的人都要大——为什么只有已被新西兰移民局接受的外国人必须证明自己有资格拥有一套房子呢?如果你想在我老家Winnipeg买一套房子,加拿大人不会强迫你评估这是否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不比加拿大更疯狂通常是一个相当好的规则,但它变得更糟。

假设你非常讨厌外国人,以至于所有的间接伤害都无关紧要。但是,难道就没有人想想新西兰人吗?

这一法案将扰乱住宅建设。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假设开发商计划在奥克兰建造一座公寓大楼,一些单元被出售给打算在建成后出租的海外买家。当那些最初提供建设资金的海外买家被赶出市场时,谁来支付这笔钱呢?

如果根据规定,公寓开发商被视为外国人,他将被迫在建设完成后的短时间内出售所有公寓。被迫匆忙出售会使项目风险增大,需要他们提供更高的投资回报来弥补损失。

主要由外资所有的CDL Land公司警告称,新法案下的《海外投资法》批准流程将使新项目建设陷入困境。

这不仅仅局限于“外国”公司和住房领域。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Fletcher Building被视为海外实体,因为其25%以上的股份归海外投资者所有。他们拥有许多被认为敏感的住宅物业,并且不仅仅是用于开发和出售。他们提交的材料指出,这些物业可能被归类为敏感的住宅用地,但目前用作零售商店和展示厅、作为采石场或制造设施周围的环境缓冲地带,或者甚至作为员工的临时住所。

电力网络协会指出,关键线路基础设施往往需要购买住宅用地。任何超过25% 外资的电力分销商都必须跨越障碍,证明为新住宅分区服务的小型变电站通过了海外投资办公室的净效益测试。这毫无意义,也无助于改善住房房价,同时它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搅乱电信基础设施。

Duncan Cotterill强调了在海外投资办公室批准的销售中,外国人购买的果园的案例。Kiwi经理住在果园的一套房子里,现在属于被外国人所有的住宅用地。那么业主是被允许继续让经理住在那里,还是需要拆掉它?如果果园扩大,业主是否可以建造额外的员工宿舍?它是完全被禁止的,还是他们不得不跨过海外投资办障碍进行修理或改建?

智库经济学家表示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买房的措施将面临窘状

去看看其他意见吧,不仅仅是公司和律师事务所说这是无稽之谈。对于这些问题,NZIER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总结。Nelson和Queenstown Lakes District议会反对这项禁令,维多利亚大学法律讲师Eddie Clark将该禁令的实施描述为“真的很糟糕”。

也许你脑海中针对海外投机者的一些完美禁令不会有任何这些问题,但那不是政府所提议的。他们或许能在选择委员会的过程中解决一些问题,但很多问题可能无法解决,我们只是不知道,在这么匆忙的情况下制定的立法,会有什么其他意想不到的后果。广泛的禁令不能预测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

排外的选举活动导致起草了会带来意想不到愚蠢后果的不当立法,这将造成真正的伤害,而受害者不仅仅是外国人。

新西兰必须能够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