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真正的找到英国住房危机的根源问题,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英国国内的问题,而不是让外国的业主成为替罪羊。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新西兰政府禁止海外人士在其境内买房,这是亚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领导的新西兰工党联盟政府的一项令人惊讶的奇异政策。”

新西兰禁止外国人拥有土地和财产,这一禁令在全球引起了广泛关注,显然也触动了英国的神经。但英国的分析人士却在提出疑问,在英国也应该这样做吗?英国政府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高房价,而不是煽动仇外情绪。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新西兰显然已成为成天坐飞机的精英们的首选目的地。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生活水平很高。它离任何地方都有很长一段路——这对像硅谷自由主义者彼得·泰尔Peter Thiel这样的亿万富翁生存主义者特别有吸引力。泰尔在地下抢购了数百英亩的农田,作为一个避难所,以防文明崩溃。来自中国的富有投资者的大量资金,更不用说那些想逃离英国退欧的英国人,这些被指责推高了新西兰天价的房价。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但新西兰政府禁止海外人士买房,这很可能是一项毫无必要的生硬和狭隘措施。一方面,它禁止中国人在新西兰购买房产,但仍然允许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的买家。亚辛达•阿德恩领导的工党领导的联合政府采取了令人惊讶的政策——这一政策很可能受到了其联合伙伴新西兰第一党New Zealand First party的影响。新西兰第一党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打击来自亚洲国家的移民。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英国的情况如何?的确,来自世界各地的投机资本浪潮推高了英国的房地产市场,尤其是伦敦的房地产市场。上世纪70年代,海湾国家的统治阶层在石油禁运后新富起来,他们给梅菲尔和骑士桥Mayfair and Knightsbridge注入了大量资金。本世纪头十年,俄罗斯寡头纷纷抢购海格特Highgate和贝尔格莱维亚Belgravia的豪宅。据信,一些寡头利用前苏联国有企业的资金,通过设在避税天堂的离岸公司进行洗钱。事实上,英格兰和威尔士的28万英亩土地,以及苏格兰的75万英亩土地,都归海外和海外公司所有。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英国房价的上涨还受到英国居民拥有第二套住房的推动,自2000年以来,英国居民拥有第二套住房的比例上升了30%。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 ‘s College London的房地产和中产阶级化专家克里斯•哈姆奈特Chris Hamnett教授研究了突然现金流入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并将其比作一个三曾喷泉。顶部的碗(代表像梅菲尔区这样的超级主要区域)首先被填满,但很快它就泛滥成灾,对那些房地产阶梯较低的人造成了影响。“人们正被依次转移,”他说。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但这是一个由英国本土资本和海外投资者共同推动的过程。事实上,许多在海外注册的英国土地和财产都属于英国贵族,他们的血统可以追溯到诺曼征服时期,他们大量使用离岸公司作为财产归属的工具——通常是出于“税收效率”的原因——私人侦探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像开曼群岛这样以避税天堂的英国海外领地,在全球离岸体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英国房价上涨也受到英国居民拥有第二套住房的推动。自2000年以来,在英国拥有第二套住房的比例已上升了30%。此外,由于“土地推广”公司的暗中行动,土地价格进一步被抬高。这些公司游说英国议会就规划方案进行游说,以便让拥有土地的客户获得尽可能大的利润。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如果想要控制英国的房价和房地产投机,有更好、更微妙的方式,而不是简单地让外国业主成为替罪羊。需要充分提高土地和财产所有权的透明度,以阻止利用英国房地产市场作为洗钱手段。英国国会议员最近投票决定,强迫英国海外领土接受公司所有权的公开注册,这会是很好的第一步;专家们还提议,需要开放土地注册处,结束这个国家围绕土地所有权的古老秘密。

政府还应该考虑禁止海外土地和财产所有权,而不是更直白地定义“外国”所有权。这将打击逃税和洗钱活动,而不管从事此类活动的人是谁。这是一段时间以来苏格兰土地活动家和MSPs所提倡的,尽管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被苏格兰政府阻止了。

英国确实没有必要抱着新西兰式的排外情绪那样去抑制自己的房价

最后,应通过对空置房和土地价值征税的方式,阻止将住房视为金融资产的做法。就连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担任市长时也谴责了伦敦房地产被富人视为“空中的金块”的做法,并主张对长期空置的住宅征收1000%的市政税,是英国政府目前允许各市政委员会征收的10倍。某种形式的土地增值税也将有助于抑制英国房地产市场的投机投资——而无需对这种投资的来源进行不必要的区分。

人们总是被新西兰对外界的欢迎和包容度所感叹,同时新西兰在通过土地方面的权利是那么的进步,曾经确立了一个明确的退还过程,返还了Māori Waitangi条约下那些本地毛利人被偷了的土地。然而,人们也想知道它是否也受到了世界范围内转向本土主义的影响。人们应该担心的不是行动自由,而是资本在全球范围内为所欲为的自由。控制资本扭曲土地市场的方式,是真正夺回控制权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