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援引新西兰媒体Stuff消息奥克兰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住房危机,然而人们却发现,身边的“Ghost Houses”越来越多。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这些没有住任何人的房子,平时最多是园艺工人去照看下花园,或者是谁看错了地址敲错了门,甚至有些时候,连花园都没人打理,完全一副废弃的样子。

根据2016年的数据,奥克兰仅正式被确认没有人居住的空房就有33000栋——一边是住房危机愈演愈烈,政府需要拨巨款来专门建房,而另一边,却是投资客买下又不用于自住,也不出租,干巴巴晾在那儿的大量“鬼屋”。

连主流媒体Stuff,都开始鼓励网友,如果身边有空房,欢迎大家把图片、视频和故事分享出来,已经有不少人加入了这个“吐槽大会”。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奥克兰市议员Chris Darby住在奥克兰北岸达文波特,他已经注意到,附近的高档住区,有好多房子空了好几年。

“附近散步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些人家的灯从来就没有亮过,比如Stanley Point Road的那套,好多年没人住,而且类似的还有很多。”

Darby表示,这种空房的隐患很多,不仅在当下来看,是一种可怕的资源浪费,而且对于社区,也是大大不利。

“这么多房子没人住,社区里完全没有人气,你失去了和别人交流的机会,更不要说被偷被入侵的风险了——这种消极的邻里关系,没人会帮你留个神。”

此外,Darby还发现,在Stanley Point Road上的那个Devon Park楼盘,有些公寓也都是空着的,还有附近一栋的顶层联排阁楼住宅,也是一年只有4周住人。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他认为,人们应该反思一下物尽其用的问题。家住北岸的Adam Bennett有跑步的习惯。他表示在Bayswater,Hauraki Corner和Devonport都有大量空房,有一些房子空了起码有3年以上,而且这种空房的数量还在涨。

“这些房子的业主,明显是海外投资客,买了以后就放下百叶窗,置之不理了。相比较而言,地产投资当然比股票或者存银行更来得保值。”

Bennett还表示:“他们也不出租房屋,因为他们嫌麻烦。”

但有时候嫌麻烦的后果,就是吸引了不法分子。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Takapuna的Byron Avenue上,一栋空房就遭遇了这种问题:从2014年开始,这套房就一直没有人住,后来就被人盯上了,有人擅自闯入了这个房子“寄生”,邻居们表示,直到本月初,这些人才被赶了出去。

而这还是因为,这套房连同旁边的那套,早些时候被顺利卖给了一家开发公司,卖了差不多550万纽。

Bayleys Devonport分部的经理Hayden Stanaway表示,虽然在他分部所在的当地类似情况不算太多,但从目前越来越高的Devonport房价,他也看出了一点端倪。

“人们买房,是为了得利,并不想真的住进去。很多人甚至连草地都不管,非常可耻。不租去也就罢了,但他们至少应该打理一下,不然,对邻居们来说,就是一个隐患。”

Stanaway表示,按区域来看,这个问题更愁人。比如北岸的Hillcrest,以及近来的Dairy Flat。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这些外围地区,有很多地,都被买了囤起来,住房也不租出来,因为出租的利润太低,投资客会觉得不值得。”

他认为,在一些亚洲文化里,这种买地投资被当做家业,“最典型的就是,把这个当做Land bank——囤外围地区的物业,然后等到这片区域发展成住区的时候,再卖掉套现。”

另外一位北岸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产经理也表示,这是个“文化问题”:“有个同事说在越南,一个人占几套房很常见,他自己的父母就有三、四套房,而且他们也不会租出去,完全只是为了投资赚钱。”

在Murray’s Bay的一家地产公司的经理也发现,他住的街道上,至少有6套房,都没有人住,而且长达5-10年。

Harcourts Birkenhead的销售经理Jason Yianakis则表示,他所在的分部并没有发现这种“Land banking”的现象,但由于有时候因为建筑及资源许可的问题,有时候房子不得不空上1年多。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我们有一位客户正在打算要翻新,所以房子空着要等他有空了来弄,另外一位是在等许可。不过现在业主们的确不愿意招租客,因为现在的tenancy laws让他们很难操作。”

不过,北岸Kauri Property Maintenance的Ryan Frische却表示,很多海外业主,对自己买的物业,根本来都没有来看过。

Chatwsood的居民也对空房问题深有体会。据称,这里有一间“漂亮的四室且有海港观景的房子”,一直都没人住,邻居们都眼睁睁的看着它慢慢颓败。草长了老高,还有老鼠出没。最后邻居无奈了去向市议会投诉,但议会也表示他们没办法。

“这个房子是一个基金会拥有的,有一个邻居最终联系上了一位基金托管人,后来才终于开始修草地了,不过也是很偶尔才修一次。”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而与此同时,奥克兰在今冬,却要迎来史上最严酷的住房危机。

皇后街街头到处都是流浪汉,还有成百上千的困难家庭因为买不起房、租不起房,不得不要求救助,而拿不出房子的政府,只能拿纳税人的钱来让他们住汽车旅馆。

现在,一些新西兰人已经开始向政府呼吁,要求学习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温哥华,向空房收税。

不过,住房部部长Phil Twyford日前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收这个空房税。

奥克兰与悉尼温哥华 同样面临着一边住房不足 一边空置过多的问题

“工党政府已经有一套全面的计划来解决目前的住房短缺,其中包括打击海外炒房客,并改变负扣税的机制。”

而住房部的这个决定,被一些新西兰人批评为“愚蠢”。

基督城Progressive Network组织者John Minto就表示,政府花钱花得不聪明:“花上千万的钱,去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旅店住宿,却明明有33,000套空房就在奥克兰!”